• 品牌
  • 情緒
  • 風格
  • 用途
  • 樂器
  • 版本
  • 時長

授權
流程

在線
咨詢

幫助
中心

新聞動態

News

中國視聽節目領域首份司法實務白皮書發布
時間:2018-12-21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在不久前閉幕的第六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上,有關版權的話題成為從業者們關心的焦點之一。會上,《視聽節目著作權司法保護實務綜述及大數據分析白皮書(2013—2017)》(以下簡稱《白皮書》)發布,這份由網絡視聽節目版權保護工作委員會委托專門機構聯合編制而成的白皮書,是中國視聽節目領域首份司法實務白皮書,它有助于讓業界對網絡視聽領域內的版權相關問題有更為清晰的認識。
  5年間哪類版權案件最多?
  記者看到,《白皮書》共收集了45701件相關案件信息,并圍繞案由、當事人、審理程序、侵權行為、權屬證據、標的額與判賠金額等7個主要維度,全方位、立體式地分析和展現了2013年—2017年間中國視聽節目行業著作權糾紛的司法審判情況。
  從其大數據分析中可以看到,2013年—2017年間審結的視聽節目著作權糾紛案件中,侵權糾紛案件數量最多,占案件總數的99.11%,其中,增長速度最快的前三類分別是著作權侵權糾紛、侵害作品放映權糾紛和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在權屬證據方面,除當事人簽訂的授權許可協議外,在視聽節目著作權權屬和侵權糾紛案件中,由公證機構出具的公證書成為當事人主張作品權屬的最主要方式。
  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知識產權顧問何薇分析認為,相較于通過公證書取證的傳統方式,新興的時間戳和區塊鏈等電子存證、取證方式更加便捷、高效,不但能大大縮短當事人準備訴訟的時間,也能極大地降低當事人舉證、質證等的訴訟成本,并且也更加順應我國新一輪司法改革的方向——采用更加便民、高效的互聯網審判方式。通過對大量案件分析可知,司法政策正在向權利人傾斜,權利人應大膽維權。
  哪些問題是網絡視聽行業痛點?
  網絡視聽行業的發展正呈方興未艾之勢,但其迅猛發展也伴隨著不斷加劇的陣痛。侵權成本低、維權成本高、維權周期長以及侵權行為泛濫等問題已經成為網絡視聽行業面臨的主要痛點。從《白皮書》數據分析中記者發現,2013年—2017年間,法院審結的視聽節目著作權侵權糾紛案件中,兩審的平均審理時間達6個月以上,而平均判決賠償金額卻僅為1.5萬元人民幣左右。
  訴訟標的和判賠金額的問題,很多人都在關心。大量案件為什么判賠金額并不多呢?對此,何薇認為,主要是因為當事人的索賠額較小。“索賠在10萬元以下,判賠就不可能到10萬元以上。據統計,索賠數額在1000萬元以上的案件只有21件,超過5000萬元的索賠案件只有2件。由于當事人主張的整體索賠金額不高,所以法院判賠金額不高。”何薇表示,相對于視頻制作成本以及維權成本而言,1.5萬元的賠償額可謂杯水車薪,這會讓一些人不愿意拿出幾十萬元的成本進行維權。但即便如此,《白皮書》數據顯示,判賠金額仍然呈上升趨勢,判賠金額最高的前三個法院分別為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
  其實,觀察互聯網行業不難發現,從其誕生到趨于成熟,大致都要經過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行業起步階段,所有人都在跑馬圈地。第二個階段,出現發展瓶頸,問題爆發,惡性競爭加劇。第三個階段,業界在反思之后重新洗牌,形成自我約束的機制,最終形成多方共贏的局面,使得行業能夠良性發展。而談及網絡視聽業目前遇到的問題,就會讓人想起幾年前網絡音樂版權市場上所遇到的類似困境。當時由于互聯網技術的飛速發展,網絡盜版問題突出,侵權的手段層出不窮,似乎免費聽音樂是理所當然的,那時的音樂版權市場可以說同現在短視頻等市場相似。直到2015年國家版權局發布《關于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暫停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同時啟動專項行動打擊侵權行為,音樂版權才由此進入正版化時代。
  我們可以看到,長視頻市場經歷了與網絡音樂版權相同的陣痛、相同的困境,不過最終走出了困局。在長視頻市場,以《甄嬛傳》為例,2011年年初,其獨家網絡版權賣出了2000萬元的價格。為了讓觀眾的觀影習慣由免費轉向付費,當時,3家龍頭企業做了很多努力,他們紛紛購買版權,培養觀眾的付費觀影習慣。觀眾漸漸形成付費習慣以后,也促使版權的購買者能夠更加積極地通過合法方式取得相應權利。
  如何解決當下短視頻突出問題?
  在網絡視聽領域,短視頻憑借其制作方便、成本較低、動態表達、即時分享、社交性強等特點,呈現出井噴式爆發的狀態。而作為新興事物,短視頻的發展也出現了種種問題。《白皮書》中認為,第一,網絡傳播速度快的特點使得短視頻的侵權行為擴散更加迅速。第二,短視頻的作品屬性不清晰,有一些創作手法是否構成侵權尚不明確。第三,因為其創作手段五花八門,侵權行為多種多樣,所以為監測、鎖定和定性帶來了更大的困難。第四,版權的授權費不斷攀升,成本不斷提高。第五,維權成本高、侵權成本低,平臺間惡性競爭激烈。
  對于短視頻發展遇到的困境,何薇分析認為,在未經權利人許可的情況下,擅自截取權利人作品中的畫面或者聲音進行重新編輯,之后上傳到網上的行為較為普遍。同時,在視頻搬運問題上,即在一部長視頻中,把最精彩的內容截取成片段,用短視頻的方式上傳,這部分法律權屬尚不清晰。從作品的形式看,有電影電視節目解說、原畫配音、游戲直播、吃播、美妝教學等,甚至還包括精彩的體育畫面、GIF動圖等形式,但這些內容究竟是對原作品的合理使用還是侵權行為,這方面的爭論較為激烈。
  從音樂、長視頻等網絡版權管理經驗中可以看到,行業自律以及監管部門的監管是十分必要的。《白皮書》分析認為,在行業自律方面,行業龍頭企業要相互尊重彼此的知識產權,從而終止無畏的資源浪費。在監管部門和行業協會相互配合方面,行業協會要扛起這桿大旗,維護該領域的知識產權,促使市場能夠良性發展。
  對于在維權過程中以及市場良好秩序形成的過程中,行業協會應起到怎樣的作用,何薇建議,其一,居中協調的角色很重要,行業協會要協調主管部門與行業企業的關系,幫助業內企業分析理解政策,促進企業間的合作;其二,行業協會要發揮其管理職能,協助監管部門進行行業管理,并且積極參與知識產權規則的制定;其三,在典型案件中,行業協會要積極派代表去法院出庭作證,告訴法院什么樣的規則是行業通行的規則,并對行業內的一些術語進行解釋,從而幫助法官理解行業內部實際的習慣做法。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