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牌
  • 情緒
  • 風格
  • 用途
  • 樂器
  • 版本
  • 時長

授權
流程

在線
咨詢

幫助
中心

新聞動態

News

新挑戰將推動法律制度不斷完善
時間:2019-05-22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據《中國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2017-2018》顯示,2017年全國地方各級人民法院新收著作權民事一審案件137267件,相比上一年增幅達到57.8%,2016年全國地方各級人民法院新收著作權民事一審案件86989件,相比上一年增幅達到30%。”
  在2018著作權典型案例全景評析與法務研討會上,中國版權保護中心副主任索來軍開場就給出了這樣一組數據。在他看來,數據表明我國著作權司法案件呈現出加速增長的勢頭。在這種背景下,分析研判版權保護面臨的形勢和諸多典型案例,對完善我國的著作權立法、完善版權保護和版權服務體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17家法院近70件典型案例呈現新客體、新行為、新業態
  為了能夠更好地展示我國著作權司法保護新成效,及時總結和歸納我國著作權糾紛的新形勢和新特點,中國版權雜志社匯集國內17家法院近70件典型案例及評析,推出了“2018中國著作權典型判例司法評析”專輯。
  中國版權保護中心主任段桂鑒提到,從評析報告來看,2018年著作權訴訟案件整體呈現出“新客體、新行為、新業態”等特點,比如,體育賽事的直播和轉播糾紛、短視頻著作權保護、音樂噴泉著作權糾紛等新類型著作權糾紛案件頻現;商標權與著作權沖突、計算機軟件作品等著作權保護、信息網絡傳播權侵權案件等傳統類型著作權糾紛面臨的新挑戰不斷;訴前禁令大幅增多、侵權損害賠償日趨提高等新形勢明顯呈現……
  2017年8月18日,杭州互聯網法院掛牌成立,提供互聯網知識產權服務,保障數字經濟的健康發展是其重要職能。2018年1月-12月,杭州互聯網法院受理網絡知識產權案件6437件,占所有涉網案件的41%,在集中管轄的案件當中占比最高,審結5826件,占浙江省著作權案件的86%。
  “去年杭州互聯網法院人均辦案900多件,正好體現了互聯網的技術創新與司法審判的深度融合所帶來的高效率。”在杭州互聯網法院知識產權庭庭長沙麗看來,隨著互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與傳統的知識產權相比,網絡環境下的知識產權保護更加凸顯出與技術創新深度融合,與商業市場廣泛關聯的特點。新糾紛、新矛盾不斷涌現,一些影響力大、難度大的案件也不斷涌入,引發業界廣泛關注。
  沙麗總結了5個方面特點:互聯網的無邊界性,促使糾紛主體縱橫廣布;知識產權內容擴充引發新類型案件增多、案件數量增長快速;網絡技術發展迭代,導致侵權手段隱蔽專業;電子存證技術變革,帶來證據認定司法挑戰;賠償規則尚未細化,造成法定賠償適用泛化。
  著作權保護涉及的若干新焦點、新爭議、新探討
  關于著作權保護的若干新問題與疑難問題,中國版權保護中心首席研究員、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王遷重點提到了關于電影作品與固定要件這一問題。他說,我國《著作權法》在定義電影作品的時候以攝制一定介質作為電影構成要件,同時也構成它的保護要件。那么,在體育賽事直播的過程當中,邊錄邊播的直播畫面是否符合固定要件?
  在2018年央視國際網絡有限公司與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糾紛案中,法院給出了否定回答,指出這種隨錄隨播形成的直播畫面沒有使相關的畫面被穩定地固定在有形載體上面,所以通常不能滿足電影作品的固定要求。對于這樣一個引起廣泛討論的判決,王遷教授在對比分析了國內外相關著作權法后表達了相同的觀點。他認為,美國將邊播邊錄的連續畫面“視為”符合固定要求,以《版權法》的明文規定(法律擬制)為依據。我國《著作權法》中并未做出同樣規定——無“法律擬制”的基礎。因此,我國法院不宜自行做出與絕大多數國家不同,且無法律依據的“擬制”。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法官楊潔提到,這個案件的典型意義在于從理論和法律的角度論述了網絡賽事直播的畫面不屬于電影作品,不能通過《著作權法》的規定予以保護。
  2018年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受理著作權糾紛案件3566件,其中涉及新興領域和新興業態的著作權案件問題尤為突出。在北京中科水景科技有限公司與北京中科恒業中自技術有限公司、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湖濱管理處侵害著作權糾紛案中,關于音樂噴泉這種新類型的文化創作是否能夠給予著作權的保護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
  楊潔提到,二審法院認為,就涉案客體是否構成作品而言,主要通過音樂對噴泉水形燈光以及色彩的變化和音樂情感的結合進行取舍和編排,展現了藝術美感的表達。音樂噴泉作品通過計算機軟件的控制可以滿足復制性的要求,符合作品的一般構成要件。對于涉案作品所屬的作品類型,二審判決通過解釋認為,美術作品的構成要件并非限制其表現的形態和持續的時間,所以涉案作品是由燈光、色彩、音樂、水形等多種要素共同構成的動態立體造型表達,其美輪美奐的噴射效果呈現出了具有審美意義、符合美術作品的構成要件。
  該案件的核心在于,法院認為,法律解釋要順應科技的發展,跟隨時代的步伐,突破一般認知下靜態的、持久固定的造型藝術作為美術作品的概念,認定其屬于美術作品的保護范疇有利于鼓勵對美表達形式的創新,有助于噴泉相關作品的創作。
  此外,全國首例電子區塊鏈存證案、杭州華泰訴深圳市道同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案、武漢中地數碼科技有限公司訴武漢蟻圖時空科技有限公司等案件均涉及著作權保護的若干新焦點、新爭議。
  對于網絡著作權案件當中經常出現的雙方有爭議的問題,沙麗和同事們在實踐中也做了總結,主要問題有:權利主體身份如何確定,比如網絡著作權糾紛當中存在大量未使用真實姓名署名的案件;電子證據的效力,如果有瑕疵如何處理;網絡服務提供者的認定及證明標準;多重許可情況下的責任承擔;“三網融合”中的侵權認定及責任劃分,以及損害賠償標準的確定等。
  著作權保護未來發展的新趨勢、新難點、新挑戰
  2017年2月,武漢知識產權審判庭成立,兩年間共受理案件6369件,其中2018年受理案件3166件,相比2017年數量有所下降。武漢知識產權法庭法官陳佩佩提到了武漢知識產權審判庭近兩年審判著作權典型案例的兩個新趨勢:一是簡單的著作權糾紛案件有下降的情況,比如圖片音樂著作權、文字作品等傳統著作權侵權案件數量減少;另一個是涉互聯網的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糾紛案件數量急劇上升。2017年軟件著作權案件僅5件,但是2018年上升到了39件,其中33件軟件著作權案件涉及武漢高新技術企業,涉訴對象包括武漢大學、華中科技大學、微軟公司、騰訊公司、斗魚公司等一些知名企業與高校,體現出武漢地區對知識產權審判保護需求的程度在加強。
  “游戲是否構成作品,以及游戲當中的畫面場景和元素是否符合《著作權法》要保護的客體?”
  “把幾十萬字的一部作品用幾分鐘的時間歸納中心思想,也就是把作品當中最精華的內容提煉出來,通過自己的語言表達,在這種情況下是不是涉及侵權?”
  “對文字作品的轉化性使用,比如做成有聲讀物,然后使用文字作品是否侵權?”
  ……
  北京韜安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李燕蓉的這一連串提問命中了著作權保護領域的若干新問題。
  對于實踐中遇到的新問題,李燕蓉主要提到了4個方面:關于商業使用建筑作品圖片以及人物肖像圖片著作權的問題;關于短視頻二次創作、剪輯拼接等的相關法律問題;有關自媒體平臺用戶未經許可轉載或者使用文章的版權保護問題;有關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權問題。
  未來不遠,未來已來。在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政策法制司司長王自強看來,挑戰永遠存在,挑戰會帶來機遇,會帶來最終法律制度的完善,也會帶來對著作權理論認識實踐的共識。